纯白色的誓言正文:第三十二章:相守、纯白色的誓言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正文:第三十二章:相守、纯白色的誓言

小说:纯白色的誓言 作者:锦秋 更新时间:2018-02-12 02:53 字数:6037
  打包,我负责按照蓝姨的指示搬运,就这样所处的仓库随着一个个打包好的箱子。  搬到楼下开阔的地方,堆满了一楼的走道两边。一下午的忙活累得我们腰酸背痛,整理完仓库之后蓝姨用手电筒照了照变得大的空间,蓝姨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就在她感叹的时候。  楼外响起了收购废品的大叔摇铃的声音,此时小白被小便憋醒,就在他扶着墙晃晃悠悠地去厕所的路上,不经意的一眼正好看见楼下对过,自己以前住的地方,熟悉的箱子一件件地搬到废品收购的车上。他慌慌张张带着病体摸索着下楼,当他费尽力气来到了大门外时,却发现此时的废品收购大叔,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焦急而又吃力的来到了自己往常所呆的那个小房间,当他推开门看到的那一霎那,整个人都呆住了,两眼傻傻地摸着掉在墙壁某个角落的电灯插头插上之后整个房间顿时灯火通明,此刻还在房间里整理忙进忙出的两人吓了一跳。面对着突然出现的小白。  邱寒和蓝姨相互对视了一眼,刚要跟他讲话就被小白一把抓住蓝姨的胳膊疯狂的问:  “喂。。。刚才的那个废品回收大叔到哪里去了。喂。。。告诉我刚才那个废品回收大叔到底到哪里去了,快告诉我。。求求你快告诉我。。。快告诉我。”  邱寒和蓝姨被突然出现的小百吓得一愣一愣的,同时面对着小百的质问两人慌忙地摇头。  看着自己的房间曾经的回忆一点不剩地,被两人全部收刮得干干净净,他发疯似的满屋子到处寻找桌子上、抽屉里、墙面的缝隙里,几乎所有的有的角落全都找了个遍。  “没了。。。。。没了。。。。。全都没了。所有的东西就这么被你们给整没了。我说你两是吃饱饭没事儿做吗?跑到这里来擅作主张乱动别人的东西。”  蓝姨被小白说得有些激动于是扯着嗓门对他说:  “诶我说你个臭小子,怎么给你脸不要脸啦,好心好意帮你收拾,你反倒还不领情  了,你小子这是要造反还是怎么着。”  小白当仁不让地反略到:  “造反就造反怎么了我以前就跟你讲过蓝芳,叫你没事儿别乱动我这个房间里的东西,真不知道你是聋了还是瞎了。听不懂人话?现在倒好什么都没有了。我现在就出去找被你处理掉的东西,你最好祈祷我平安无事地找回来。  要不然我就死给你看,还有以后你别来这里了,看到你就烦。”  小白说完刚想转身离开,就被蓝姨冲上前一个大耳光对他说:  “看样子是来真的了吗!皮厚了?翅膀长硬了难道这是想飞不成?含辛茹苦养大的恩情这么快就忘得干干净净了吗?你要死是吧,好呀!要死的话就死远点儿没人拦着你,只是别死在这里省得我老婆子还要来收拾,没想到老娘真是瞎了眼白养了这么一个白眼狼。没想到你爹妈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一个无情无义的东西。”  蓝姨刚一说出的小白父母,没想到完美地激起了他的怒火,他一把推开紧抓着他的蓝姨对她说:  “别再我面前提起那两个混蛋,他们根本就不配为人父母,看着自己生的种快要死的样子,最后还来了个不辞而别,既然如此当初为什么还要我来到这世上。”  就在这时蓝姨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根长棍。对着小白就是一顿打嘴里还对小白哭诉着说:  “我要你给他们道歉,马上立刻道歉,并对自己的言辞进行忏悔。你知不知道就是你口中的那两个混蛋为了救活了你而四处奔波,为了让你和别的孩子一样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到处求人受尽别人的脸色,为你借钱治病。最后还遇到车祸。两人却甘心情愿为你这个不孝子。  放弃大好的治疗机会而立遗书将自己的所有的一切都留给你,最后的最后一息还心心念念着你的名字。为你换血治病移植器官,才让你这个不孝子苟延残喘地活到今天,你不感恩戴德也就算了,居然还还好意思说他们两是混蛋,我看最混蛋的就是你。。。。就是你。”  蓝姨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然后拿出了一个文件袋丢在了小白身旁的地上,小白俯身拾起打开了袋子两份器官捐赠协议书摆在了他的眼前看了看上面的名字正好是自己父母熟悉的笔记还有名字,他颤颤巍巍的手一把将文件摔得老远抱着头极不耐烦地说:  “即使是这样,我依然不会原谅他们,你告诉我这个是不是就以为我会,后悔莫及?在你的面前痛哭流涕,然后如你所愿地忏悔?我告诉你,你错了。”  蓝姨几乎用尽了办法也无法让小白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她抡着棍子嘴里骂着:  “我打死你个不孝子。。。。。。我打死你个不孝子。”  现在本就体弱多病的小白,再加上怒火中烧,他捂着头夺过了蓝姨手里的长棍  。不顾蓝姨此时激动的心情,他当着我的面做出了让我记忆深刻的举动。  他摇晃着去脑袋用力地一拳打破了那扇玻璃窗血淋淋的手抓着一块尖锐的玻璃递给了蓝姨,冷冰冰的对她说:  “蓝芳我不活了,你杀了我吧!来用它朝我的脖子或者胸口来一下,让我快点解脱,早点和这个无聊而又烦躁的世界说再见,我想快点到那两个滚蛋的身边质问他们为什么要生下我,为什么要和你纠缠不清。  说真的如果有来生的话。我愿我再也不要和你有任何瓜葛。来呀还犹豫干嘛,你不是现在恨我入骨吗?”  小白一边说着一边抓着蓝姨握着玻璃的手就往自己肚子上凑。蓝姨又是害怕又是紧张无助地豪啕大哭地忘后缩着,她紧紧地握着手里的碎玻璃片锋利的截面血顺着指缝往外流。小白看着她此刻害怕的样子,趁她愣神之际,夺过了蓝姨手里的玻璃碎片,然后对着蓝姨说:  “哦害怕是嘛!不敢是吧!既然如此就不劳你大驾。我自己来我死以后被老鼠啃被虫咬也不许你动我的遗体,蓝芳我恨你。”  小白说完眼一闭抓着手中的玻璃,就朝自己的脖子猛的刺去。却被邱寒在千钧一发之际双手抓住了他的手,然后情急之下一口咬在了小白的手上,疼得小白手一抖玻璃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随即邱寒一巴掌就朝小白的脸上打下去,她又激动、有担心地抱着小白嘴里不停地重复着说:  “我不许你这么伤害自己。。。。。我不许你这么伤害自己。。。。。。”  小白坐在地上,有气无力地对着蓝姨说:  你满意啦!开心啦!你说你瞎了眼养我这白眼狼,更加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生下我让我变得这么冷血,  难道这一切都是我愿意的?我吃饱饭没事做犯神经耍混?这还不是被你们给逼的?你含辛茹苦养我这么大我没忘记,你为了我理所当然地无理取闹,我也没关系,从小到大到处翻我的个人物品,不给我留一丝个人隐私这我也认了,  可你不该在明知道不可无以动我这里的东西。  而你却偏偏动了,瞒着我变卖了我唯一珍贵的东西,还堂而皇之地说,是在帮我,是不是仗着自己在帮我,就应该像个死人一样任你摆布,像一团泥巴随你所想地被你搓成你想要的形状?请问我尊敬的蓝姨,有你这样帮人的吗?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你养到大的,所以我的命也是你的。  是不是也要理所当然,地对你唯命是从?我告诉你别以为你养了我就了不起。可以在这里乱来,这是我的家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用不着你操心,你信不信我明天就把这里卖掉,去一个你再也找不到的地方安家。”  “你敢。。。你敢卖掉这里老娘就和你断绝关系。”  “你这是在吓我吗?你最好是别激我,到时候一切成事实了。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我告诉你蓝芳以前的事儿不管你对我怎么样,我都可以无节操地原谅你,但是有一点。就是这个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不许动,这不但是我的命更加是我的底线,没想到你最后的最后还是动了不顾我的警告,明知不可为而堂而皇之地为了。最后还冠冕堂皇地铮铮有词地哭诉为自己喊冤叫屈。”  “小白你就少说句吧,你看蓝姨现在伤心得,”  邱寒见着蓝姨伤心的样子忍不住对小白说:  正在气头上的小白不分青红皂白望着邱寒反略到:  “你给我一边儿去,这事儿你也有分,你快点放开我,真不知道你还要占我便宜到什么时候我懒得跟你两说,”  小白说完推开邱寒摇晃着身子头也不回地下楼了。外套也没有来得急穿,就那样走出了他家,寻着记忆里废品回收大叔去时的方向追去。小白去走后不久窗外又下起了大雨,蓝芳和邱寒拿着雨伞就冲出了家,开始满大街地找着小白的影子,  直到晚上22:00中也没有找到。两人既担心又害怕,生怕小白又会晕倒在什么不知名的地方。但是什么地方都找不到的她两垂头丧气地回到家。  在离家不远的废品收购站,小白正在到处寻找刚猜的那个收购他的东西的大叔,就在他着急的时候见到了那几个人中的其中一个。寻问后才知废品站的工作人员已经将东西拉走了,得到新的消息的他,又慌忙地赶到了现场发现一帮人正在烧着箱子里的画和其他的东西,于是他向那里的工作人员交涉。  但任凭小白怎么阻拦怎么哀求都没有用,好话说尽的他已无计可施,他无力地走到焚烧炉旁,正发现他的东西正件一件地往里面丢,着急的他忙跑旁边向那些人喊到:  “你们都住手,别烧我的东西,求求你们。。。别烧我的东西。这是我最重要的东西麻烦你们,行行好都停下来吧!”  他看着陪伴自己多年的回忆就这么一点点地丢进火里,然后不顾一切地就伸手朝火炉里拿,工作人员见状吓得不轻,于是一把将小白推得老远,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大声地吼着朝他说:  “你小子不要命啦,为了几箱破纸傻到这地步,”  这男人似乎还没有骂够,于是又转身指着对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保安呵斥到:  “你们都是干嘛的!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进来,一个个眼都瞎了吗?”  保安们都低着头,谁也没有说话。其中一个年龄稍大的保安赶忙说:  “都别愣着先把肇事者给抓起来严加看管再说,一群人刚想过来情急之下的小白往焚烧炉边一站,对着身后的说:  “你要是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众人慌张不知如何是好,场面气分十分紧张。但是还是有人偷偷地打电话报了警,两辆警车呼啸而至,开门之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警员,正是赵局长的手下东子一脸不情愿的他极不耐烦地下了车,看着站在焚烧炉旁的小白,一个激灵赶紧抓起手机,向此时正在局里的赵局长汇报了小白的情况。  赵海接着电话,出了办公室驾车来到了东子的所在地,老远就看见小白焚烧炉旁的小白,于是扯着嗓子忙向小白喊到:  “小白你这是在干嘛!一个人在那么危险的地方,你不要命啦,来听赵叔叔的话赶紧从那地方下来啊。”  说着赵海就朝小白走去,可他刚走去不远就被发现。  “都别过来。。。”  小白别紧张,我是赵海你别激动,我不过来就在这里赵海慌忙地安抚着小白的情绪。转身一边对后面的东子做了一个电话的手势一边和其他人说:  “大家都别动啊。。。都别动。。。。。千万都别动。”  看见小白些许冷静下来之后赵海才问他到:  “小白你没事儿在这干嘛,你看你这一出闹得大家多紧张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说给赵叔叔听好不?”  “赵叔叔,我又不是故意无理取闹的,今天蓝姨没经过我同意就把我的私人仓库给收拾了里面有好多自己的个人物品,非常重要的,她还把那些东西都卖了。所以才追到这里想要拦下来。可是他们谁也不听我的话,还将我的东西丢进火里烧。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才。。。。。。”  “嗯看来那东西对你很重要,但是你也不能这么极端呀,先下来再说吧,你看上面多危险,来有什么话跟赵叔叔说叔叔帮你解决”  “我不。。。。除非你别让他们别烧我的东西,让他们把我的东西拉回去。。。。”  赵海有些不明白于是问:  “到底是些什么东西呀?看你这么寻死腻活的样子,搞得满城风雨。”  小白低头犹豫了一下说:  “是一些以前的画,和一些其他的物品。”  他似乎还要继续往下说但被赵海打断抢着说:  “我当以为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呢!原来是为了这个呀!我说你也太乱来了吧就为了一筐画纸,那么无理取闹,你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都那么大个人了一点也不注意形象,像个孩子一样。”  “你懂什么呀!它对于你来说也许就是一筐废纸,可对于我来说那可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东西,它可是我要找回朋友唯一的证据,没了它我就彻底地和她迷失了,再说了我现在同意烧掉的话,一直以来的坚持不就白费了吗!而且我又不是说强要,我可以付钱买回来呀!”  “行啦。。。。。行啦。。。。总而言之只要你肯出钱那么就好办了。你赶紧给我下来,放眼望去一看就病入膏肓的样子。万一冷风一吹接着腿脚再一软,叫我该怎么和蓝姨交代。”  “我不信我要等你们谈妥了之后我才下来,要不然我就跳。。。。。。”  “跳你妹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疑了呀?如果你赵叔叔我的话都不信,还能行谁?我说话算话好嘛。”  “我就不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在骗我。万一我听你的离开这里,你再将我控制住,那岂不是太冤啦!怎么说也要让他,们都把东西打包好再说吧!然后再送到目的地。我就下来。。。。。”  “诶。。。。。我说你这孩子。。。怎么。。。”  赵海指着小白又气又无奈就在这时  见刚说完话的小白突然鼻子一痒忍不住眼一闭打了一个喷嚏,就被赵海一把给拽了回来。  “我说你个兔崽子,真不让人省心,你瞧你这身体冷得跟冰棍儿一样。赶紧消停消停和他们一起滚回去,价钱你自己去谈去,我堂堂一个局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跟一个保姆一样,来管你这些乱七八糟的破事儿。局里的事儿都忙不过来,你还偏要给我添乱。”  “你们都听到了吧别再烧这些东西了,装装箱,和他一起把这些送回原来的地方吧。顺便麻烦师傅,帮忙给他搬运搬运,至于人工费和这些东西的回收费用,你们自己和他谈。东子你也一起帮称帮称。”  “好的赵头儿”  “赵海将东子留了下来,自己就回去了,挥手告别之后。小白的东西早已装好。小白逐个看过之后,发觉大部分都完整留了下来,放心的他和东子带着一行人  在废品大叔们的帮助下摆回了原处。  看着满墙的画邱寒打趣地问:  “咦小白这画,怎么都画得是一个人呀!”  你给我出去,这地方你最好是马上给我忘记,要是你再进来我肯定不会原谅你。  就在这时,小白似乎记起了什么于是在箱子里到处寻找,终于看见了自己最珍贵的那个布娃娃,迫不及待地和日记放在了原来的桌子上。  这一切还是被眼尖的邱寒看在眼里 ,她一把拉住了小白的胳膊,央求着他给它看一眼那个布娃娃,没想到小白将她往旁边一推然后关上了门从新锁上了。邱寒似乎在小白的身上发现了很大的秘密,心里惦记着刚才小白手里的那个布娃娃,怎么也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  经过下午的折腾小白的病反弹,第二天他被白庭陪着进了住院,邱寒拿着从小白那里偷来了钥匙。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了,昨天晚上的那个仓库轻车熟路地打开了那个熟悉门上的大锁,当她插好掉在墙上的那个插头的同时。在光亮的房间里她看见了,满墙的画画着的那个小女孩使他想了很久,终于想起了很久以前小时候的自己,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每日陪着自己上学放学、上班下班的男孩子就是自己很久以前那个体弱多病的男孩子,自己朝思暮想的小白哥哥。  心里无比激动的她看遍了满屋子的画和桌子上的每一本日记以及,又见到了多年前自己遗失的那个布娃娃。她拿着坐在桌上的布娃娃发疯似的跑回自己的行李箱翻出了那个装有名牌的盒子,锁好门迫不及待地来到了医院。小白的房间里,进门之后发现小白早已经醒了过来,正和百庭有说有笑地聊着那些有的没的,于是邱寒将布娃娃递给小白。然后质问着他:  “这是从哪里来的?”  小白看着布娃娃气就不打一处来,瞪着邱寒说:  “这丛哪里来的关你什么事呀!我说你这家伙怎么这个样子呀!偷过别人的钥匙偷看别人的隐私,没想到你这家伙人这么漂亮却这么没有没礼貌呀!没想到你和老巫婆一样讨厌。”  邱寒没有理会他的牢骚仍就质问着小白说:  “我再问你一遍,这个娃娃是从那里来的。还有房间里的画像到底是谁?”  正在火头上的小白反问着说:  “这跟你有关系吗?你瞎问那么多干嘛,”  但是就在这时邱寒将自己珍贵的装有名牌的那个盒子递给了他然后对他说:  “打开”  见小白犹豫半天没动邱寒扯着嗓子又说:  “打开”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纯白色的誓言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时时彩平台